么软件可以看各个部位的视频

   宁之目送着孩子们进考场,视线落在曲奇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上。

   想起曲奇上车问他的那句话,忍不住笑起来,不知道这孩子哪里学的。

   他知道曲奇从来就没有把他当过老师,而且对待他很特别......可能是之前把小姑娘怼毛了,现在想找回场子了。

   反正,一旦只有他们两个人说话,曲奇就会原形毕露,什么话都敢往外蹦,对此宁之也不怎么在意。

   但她对其他的老师就非常有礼貌,人前人后都会非常尊敬,不难看出是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

   不得不说,曲奇是个性格很特别的孩子,在班里人缘特别好,尤其是女生缘,这一点非常像她的母亲。

   世人都知道曲恬是一个妙人,却不知她一直藏起来的女儿更是个妙人。

   星历1008年4月3号下午

   中考结束,校欢庆,学校按照惯例为毕业生举行了毕业晚会。

   这种热闹的日子当然少不了曲奇,她非常好奇这个时代的毕业晚会是怎么样。

   圆子本来不想去,好不容易放假了,他只想宅在家里研究他的机修。

   但拗不过曲奇,被两个女孩子硬生生的拖了过去的。

   复古宫廷风萝莉公主头少女纯净笑容图片

   “饼干饼干,今天晚上会有表白话筒!”魏子欣满眼闪着亮光。

   所谓表白话筒,是东三区中学的一个不成文惯例,就是在毕业晚会时专门留一个话筒表白。

   表白这种事在只要放在青春期就是滔天的大事,足以轰动校。

   曲奇也来了兴趣和魏子欣叽叽喳喳的咬起耳朵。

   直男圆子在一旁打了一个寒噤。

   三人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但学校上已经堆满了人。

   偌大的操场上搭了一个临时舞台,舞台上还有一些学生在抓紧时间布置场地。

   而舞台下面摆满了课桌,一群群少男少女门仰着灿烂的小脸穿梭在场地中,看样子每一个都精心打扮过自己了。

   魏子欣扯扯曲奇,“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换个衣服?”

   曲奇瞅瞅他们三人,都很默契的穿着校服,她摇摇头,“不想回去,好麻烦。”

   圆子也表示赞同,在他看来校服和自己的衣服没啥差别,反正都叫做衣服,能穿就行。

   三人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曲奇把胖婶准备给他们的零食都拿出来,魏子欣也带了不少。

   然后三人默不作声,开始撕开零食袋吃起来,等待晚会节目开始。

   天色越来越暗,舞台的灯光也打了起来,周围也亮起了一串串小灯,灯火通明,很是热闹。

   “听说梅玫有节目。”魏子欣边吃边说。

   曲奇“哦”了声,然后道,“祝她再给咱们争一次光。”

   梅玫对学校活动非常上心,啥活动都少不了她,但这姑娘确实能干,为班里拿了不少荣誉。

   “曲奇你咋不报个节目?”魏子欣问她。

   “你为啥也不报?”曲奇反问她。

   魏子欣哭丧着脸,”我没啥才艺啊,唱歌跑调,跳舞腿软。“

   曲奇面无表情的道,“巧了,我也是。”

   圆子听着她们俩的对话无语望天。

   另一边庄阳一直找到天黑也没找到曲奇在哪,无奈之下又被谷琛拉去玩桌游。

   晚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曲奇三人已经吃掉了三分之一的零食了。

   第一个节目是三班的一个男生唱校歌,唱完后还说了一大推好听祝福的话,把学校领导都哄得挺高兴的。

   之后陆陆续续一些中规中矩的节目,直到曲奇他们班的梅玫上场。

   曲奇一直知道她很漂亮,长相非常符合大众男生的审美,今天再一打扮,曲奇要是男生都会喜欢她。

   梅玫表演的是一段舞蹈,介绍说是一段半精灵族的祈福舞。

   表演结束,掌声雷动,旁边几个三班的男生做喇叭状朝台上喊梅玫女神。

   梅玫拿着话筒,手指发紧,但脸上的笑容不变,作为一班的代表,她象征性的说了许多话,有祝福大家取得好成绩的,也有感谢父母的,最后还特别感谢了宁之。

   她一直望着台下坐在第一排的那个男人。

   他依旧穿着白衬衫,只是今天没打领带,穿得比较随性,俊美的面庞在舞台的灯光下缥缈模糊起来,他朝台上的她点点头微笑表示赞赏。

   梅玫觉得,她真的该结束自己的一厢情愿了。

   他是她的老师,她是他的学生。

   梅玫说完感谢宁之的话,谢幕离开舞台,谁也没注意到她手上拿着的话筒上贴着标签“表白专用“。

   中途曲奇离开座位去教学楼找厕所,本来看教学楼那边黑漆漆的想拉魏子欣一起去,但又觉得应该给她和圆子一些独处的时间。

   于是曲奇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

   好吧,她承认她怕黑。

   不过还好去上厕所的人也不少,曲奇也没那么害怕,只是刚走到教学楼侧门就听见有人在背后喊了她一声。

   曲奇站定,转过身看见是庄阳,笑着打招呼,“大班长。”

   庄阳显得有些局促,但曲奇早已习惯这个高冷中又腼腆得不行的大男孩了,于是先开口问,“啥事呀?”

   “也没啥事,就是想问问你志愿填的哪里。”

   “沃特尔深海一中啊。”

   这个问题不知道被问过多少遍了,凡是认识她的人都会问上一遍。

   “挺,挺好的......“

   曲奇有些急,她想尿尿啊,“大班长,你还有啥吩咐吗?小的想去......”尿尿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曲奇就用余光瞥见侧门的楼梯口处,宁之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他的一双柳叶眼含笑奕奕,像是要穿过他们之间隔着无数的人影直达她的眼底。

   一瞬间,曲奇都忘了自己要说啥来着,看着嗫嚅着的班长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何处了。

   庄阳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总是不自主的去关注曲奇,会时时刻刻想着她,上课也忍不住将视线落在曲奇的身后。

   看着她笑,看着她打趣,看着她调侃自己,不论哪一个瞬间都可轻易的牵动他。

   但他们要毕业了,他再也没有机会看着她的背影上课,再也没有理由找她讨论问题和她多说几句话了。

   他捏了捏拳头,心想一定不让留下什么遗憾。

   于是庄阳深吸一口气,对着曲奇用尽所有的勇气道,“我......喜欢你。”

   曲奇懵了一个**。

   与此同时,庄阳也看见了不远处的宁之。

   晴天霹雳,山崩海啸

   庄阳一副要哭的表情,压着嗓子问曲奇,“他,他啥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了......”

   庄阳几欲泪下,“......他看到多少?”

   曲奇比他还懵,“程。”

   庄阳:“......”么软件可以看各个部位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