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8_a967

“住口!你真是让我恶心!”叶浩宣面目狰狞挣扎要去掐死章雪儿,但是他被束缚的丝毫动弹不得。

章雪儿望着叶浩宣说:“恶心我?对,你该恶心我,但是随你恶心,反正我要爱你一生,恶心你一辈子。”

“章雪儿!”叶浩宣憎恨死死盯着章雪儿,他怒看着她说:“所以我说你犯贱,我这样虚伪的男人你还爱的死去活来,甚至连对你最好的姐妹还要伤害,让她至今躺在手术室,依依怎么能有你这样恶心的闺蜜!”

章雪儿直视着叶浩宣说:“依依出事我也很担心,但是你要说我伤害,我根本没伤依依,我也不会伤害她!是依依自己没站稳,2868_a967关我什么事!你叶浩宣休想泼我脏水!”

“撒谎!”一直看着叶浩宣和章雪儿狗咬狗的霍德华大公爵眸光阴鸷看着章雪儿,她声音阴冷如刀:“依依才不会摔倒却正好头磕在桌子上!章雪儿,你撒谎也要找点好借口!”

因为霍德华大公爵的忽然开口让叶浩宣和章雪儿同时看向她,就看到她神情阴冷至极。

章雪儿面对叶浩宣的所有的愤恨到了霍德华大公爵面前没有半点脾气,反而让她更加惧怕。

因为她很清楚霍德华大公爵的手段,大公爵可以用尽一切办法让她生不如死的痛苦。

叶浩宣愤怒的看着霍德华大公爵,而后他看向章雪儿就见她满脸惊慌。

“章雪儿,听听,不止我一人说你撒谎!你这个恶毒阴险的女人!”他对她怒道,“你伤害依依,还诋毁依依自己摔倒,我是虚伪,但你比我更加虚伪。”

“所以我们才最般配。”章雪儿随口就接了叶浩宣的话,“你知道吗!”

“谁和你最般配!”叶浩宣厌恶的看着章雪儿,“恶心至极。”

纯美动人的越南传统少女

“我恶心,你比我还恶心。”章雪儿丝毫不避开叶浩宣,“我们两人彼此彼此。”

“章雪儿,我不会放过你。”叶浩宣对章雪儿怒吼,“让你付出代价。”

章雪儿听着叶浩宣的话,她的心已经被他给伤透了。

“好,我等着你的代价。”她回应他,下刻她转头看向霍德华大公爵言道:“你对我的惩罚,我认了。”

“不是惩罚,是礼物。”霍德华大公爵冷眸阴寒盯着章雪儿,“送你独一无二的礼物。”

章雪儿的连泪都没有,她只是眼神里面凝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情绪看着霍德华大公爵。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请你回病房休息。”此时响起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

这刻,这声音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看过去。

安东尼看向匆匆而来满脸愤怒的扎拉公主,他可不愿意扎拉到来惹出事情。

特别现在深爱叶浩宣的章雪儿正在和叶浩宣两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愤怒。

所以扎拉一来掺和的话,会让霍德华大公爵很不高兴。

扎拉公主顿时就被安东尼给抱个满怀,她一张脸苍白却凝满愤怒反手就要推开他。

“你放开我!”她恼怒的瞪着安东尼。

“扎拉别闹。”安东尼一双有力的臂弯紧紧地抱着扎拉公主,他安抚着她说:“这件事大公爵知道该怎么处理,你回房间去休息。”

“我不去!”扎拉公主一双眼睛凝满愤怒的看着安东尼,她怒道:“章雪儿真是狼心狗肺,我们对她这么好,特别依依对她真的是挖心掏肺的,甚至连她收到那么珍贵的项链她自己都舍不得带去送给章雪儿。”

“可这章雪儿呢?怎么对待她的?让她现在躺在手术室这么久生死不明!你让我休息?你认为我能休息得好吗?”

安东尼任由扎拉公主怒吼着自己,他松出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我知道你生气,但是现在再怎么生气又有什么用?光动气就能够把依依救回来吗?”

“谁说我生气没用,我该把章雪儿给撕碎!”扎拉公主根本听不进去安东尼说的每个字,她只有满腔的恨意,“我和你说过当我去依依房间的时候,她一个人受伤躺在地上,她旁边地毯上都是血,那时候她多么无助,多么可怜。”

“她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一直真心相待的章雪儿在哪里?章雪儿根本就没有要救依依的打算,章雪儿完全是要杀死依依!这个歹毒的女人!可恶的疯子!”

此时,叶浩宣清清楚楚听着扎拉的怒吼声,甚至还听见说出关于云依依当时受伤的情况。

一瞬间,他那盯着章雪儿的眼里凝满戾气和滔天的恨意。

血。

血。

依依的身体最不能受伤失血,可章雪儿在依依受伤的时候不但不管依依,还要杀死依依。

他就说依依怎么可能会自己摔倒。

而他眼前的霍德华大公爵也直言章雪儿撒谎,所以一切都是章雪儿为了嫁给他,而故意要杀死依依。

章雪儿这个恶毒的疯子。

疯子!

他只要不死,他一定不会放过她,一定!

同样听到扎拉公主吼声的章雪儿那紧紧攥起的手此时微微松开,她颤巍巍的放在自己脖子上。

脖子上的项链是斐漠送给依依的礼物,而依依拿到礼物之后不仅不带便拿来送给她。

她无法流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落下,但是她的心却心如死灰再也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无法去担心依依的生命安全。

不能去恨叶浩宣甚至任何人。

好累。

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来到伦敦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仿佛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充满虚幻。

甚至,让她都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她整个人都很迷。

迷的是她当初为什么要来伦敦?

又为什么不和对自己极好的未婚夫结婚,最后她既又怀了叶浩宣的孩子之后,又答应叶浩宣的求婚。

更甚,在依依说出不管她的时候,她为什么要去害怕失去依依而抓住依依的胳膊,那怕依依当时手臂上被她抓住道道血痕对她喊痛的时候,她又为什么要放开手。

她不该放开依依的,那怕依依不断对她说很痛,她也不要松开依依,不能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