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6_a967

1726_a967 ♂? ,,

“有我。!”斐漠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在云依依耳畔边响起。

云依依顺势将身体靠在他的身,先前云桥离开而失落的心情一下子被他给治愈。

“嗯,有。”

斐漠将下巴轻轻地放在云依依右肩,他微微侧头在她脖颈落下轻轻一吻。

温热的气息洒在云依依敏感的天鹅颈,让她身体都不由的轻颤了一下。

斐漠察觉到云依依的反应,凤眸似水柔的他轻声问:“我们回房休息还是?”

“去和阿雪他们聊会天吧。”云依依双手握住了斐漠放在自己肚子的手。

斐漠说:“好。”

下刻,他温柔的松开云依依,然后他与她十指相扣慢慢走向厅内方向。

云依依走了几步,她看向斐漠说:“老公,身边有什么单身好男人?”

“嗯?”斐漠微微惊讶,“怎么忽然这么说。”

书房里的可爱女生调皮惹人爱图片

云依依张嘴本想说出给章雪儿找一位合适的单身好男人。

可是,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老公对叶浩宣很仇视,而阿雪又没有彻底忘掉叶浩宣。

若是她牵线给章雪儿介绍对象,怕又会出事。

想了想,她开口说:“没什么了。”

她不告诉斐漠关于章雪儿的事,反正阿雪对象的事她自己关注关注有没有合适的男人吧。

斐漠认真对云依依说:“有事说,我都会帮解决。”

云依依摇头,“没事。”

斐漠:“……”

“真的没事。”云依依对斐漠一笑,“算有事也是小事,不值一提。”

“有需要尽管对我说。”斐漠声音温柔。

“嗯。”云依依甜甜笑着,“走吧。”

“好。”

斐漠和云依依回到厅内,几人在一起继续聊着。

斐漠抬腕看了一眼手表,他意有所指:“该休息了。”

云依依因为聊的开心所以满脸笑容。

“是该休息的了。”她看向高婉晶,“婉晶,希望晚不会认床失眠。”

高婉晶脸带着盈盈笑容,她言道:“不会的。”

“那好。”云依依话间和斐漠站起身,“那大家都各自休息吧。”

云子辰也站起身,这一刻他毫不掩饰看了一眼高婉晶,但是她没有看他一眼让脸色多了一抹苍白。

章雪儿很活泼的看着云依依,“依依明早别来找我啊,我要睡懒觉。”

“那睡吧。”云依依眼带着狡黠,“明天谁起床晚没早餐吃。”

“……”章雪儿一怔,她忙说:“那我早起早起。”

云依依抿唇笑着,她看向高婉晶柔声说:“婉晶有什么需要告诉下人好。”

“好的。”高婉晶微笑着。

“一起出门吧。”云依依说着她和斐漠先移步离开。

章雪儿他们都跟在他们身后一同走着。

“那大家晚安。”门外云依依转头一看云子辰和高婉晶他们一笑,她和斐漠先移步离开。

章雪儿轻车熟路走回属于她的住所。

一旁候着的女仆走到高婉晶面前恭敬道:“高小姐,请。”

高婉晶看了一眼女仆,她温声说:“谢谢。”

女仆领高婉晶去居住的别墅。

高婉晶会在万梅山庄住一晚到明天午才离开,对此一般十点前准时出现山庄的妈妈乔冰他们,云子辰相信斐漠的能力绝对不会让她和贝妮娜相遇。

此时,他看了看斐漠和依依而后他抬步走过去。

高婉晶边走边看向四周美丽的夜景。

但她眉头微拧了一下,只因身后一道视线一直紧锁在自己身让她浑身不自在。

这道目光对于她来说非常熟悉,算不回头她也知道是云子辰。

她顿时停下脚步,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也跟着停了下来。

女仆先是看了一眼云子辰,然后恭敬问:“高小姐怎么了?”

“没事。”高婉晶眸满是复杂。

此刻她垂下的手微微收紧再次抬步走着,只是她已经无心再欣赏万梅山庄的绝美风景。

云子辰一步步走在高婉晶的身后,他望着她挺直的脊背能够明显察觉到她情绪在紧张。

他并非跟踪她,因为他要返回自己居住的别墅走的也是这条路。

如此可见斐漠对高婉晶的安排部都在帮着他。

可是……

他无数次的张嘴却都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他要如何该对她开口?又要对她说什么?

其实,他的心里是怕的。

他不是怕和他说话,而是怕他一旦开口她无视他,甚至她说出让他无法承受的无情拒绝。

她对他的无视和从容已经是很明显他们已经成为陌路人。

他又要用什么身份对她开口?

斐漠让他对她道歉。

他倒是想对她说出道歉的话。

然而,午在茶厅门口她的行为让他明白那怕是认错已是迟了。

她和他已成陌路。

一步。

两步。

三步。

他每走一步都仿佛都在火红翻滚的熔浆,他身体被灼烧的那般痛。

此时,高婉晶很想很想转身大声质问云子辰为什么要跟着她!

但是,她紧紧咬着下唇忍着。

她很清楚自己和他已经是陌路,她不想和他纠缠下去,那怕是玩具她也出局不愿意从新做回他的玩笑对象。

一条风景美丽的小路通往了高婉晶的住处,这一刻她望着眼前三层豪华的别墅脚步微顿了一下后毫不犹豫的跟着女仆走了进去。

映入她眼帘的是奢华的暗金诺大客厅,她望着四周眼都是惊叹别墅内的豪华。

不过,她背后属于云子辰的视线已经随着她进了客厅而消失。

这时她才很小心翼翼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女仆关了大门,也难怪云子辰视线消失。

只是,她眸子满是痛苦心如刀绞。

一整天了,她努力去无视他,到最后一扇门隔开了她和他的时候她才发现心痛是自己最真实的回应。

痛。

从那次她从他面前离开到今天,她每时每刻都在痛苦度过。

她听妈妈苏眠的话去了奶奶家里,然而,她高看了自己对云子辰的喜欢,只因她根本忘不掉他。

而在奶奶家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像对依依说的那般每天游山玩水这般潇洒,她整个人颓废的完是一个废人。

Tagged